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黄大仙论坛 >

见书见影︱不“敢”谈的《三体

  但是,若谈论这部书,最好别轻易开口。因为稍有不慎,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跌落在鄙视链的最底端。

  那天在一个饭桌上,七个人,有五个理工男、两个文科女。行政级别从处长到科员,职业是科技工作者和媒体记者。当无意间聊起《三体》时,饭桌的气氛突然变得异样,最初的客客气气变成了一场关乎智商的较量。

  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处长先发言。他说只用半个月就读完了三本。这个速度,显然不是勤奋的问题,而是知识体系优势,完全阅读无障碍,顺畅而流利。

  接下来,处长谈到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、量子力学、万有引力、基础天文学、光速……他谈得那么优雅,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腾挪着,指点开合,像拨弄着琴弦。处长说,刘慈欣为全人类塑造了一个更高级别的宇宙观和宇宙文明,地球文明还远不及最低层。

  他的目光,扫过羊群一样的我们。大概是看到那种空洞又崇拜的眼神,处长忽然笑着摆摆手,说:不说了不说了。喝酒。带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。

  副处长发言。刘慈欣的知识太渊博了,说他是全国最厉害的物理老师一点也不过,可他偏偏又那么懂历史,他把全人类进化史融合进一个游戏。老子、孔子、墨子、庄子,我们眼里的这些先贤,原来都在思考宇宙运行的规律,和哥白尼、牛顿思考的问题同源。真是脑洞大开、醍醐灌顶。

  科长推了推眼镜,声音有点弱。外星文明是真实存在的。它也在寻找其他星球的文明,只是还没注意到地球文明。所以,地球文明要不要主动去寻找外星文明,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当初读完《三体》,我有点血脉喷张,很想跑大街上拉个人和他聊聊。什么是好书,这就是好书,看完了,特想诉说,特想表达。我深吸两口气,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后,在校友群里冒了句话:无人是孤岛,一书一世界,有能聊《三体》的小伙伴吗?

  在他们灼热的目光中,我淡然一笑,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!说,我是个文科生,我就谈谈《三体》第一部中的复仇吧。那几天,“复仇”这个词被张扣扣案件带得火热。

  张扣扣13岁时,看到自己的母亲当众被人打死,嘴里流出鲜血,尸体在大街上被解剖。而少女叶文洁同样看到身为物理学家的父亲在政治运动中被打死。他倒在地上,半睁着眼,血从头顶处钻出来,像一条鲜红的细蛇快速爬行着。

  张扣扣在接受采访时曾说,在他长大的漫长年月里,王家父子没向他道歉、忏悔;叶文洁在父亲平反后,回到家乡,向当年迫害父亲的讨个说法时,同样没有得到忏悔。

  张扣扣的复仇面向杀母者,而叶文洁的复仇是借助外星文明来侵入地球文明,并因此带来更多人的死亡。无论文明处于何种程度,人性的一些东西都无法改变。

  大概讲得太过动情,大家唏嘘不已。毕竟,面对浩瀚神秘的宇宙,身边人的故事才更直接吧。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